• 出门一个多月,写了很多东西。有向外的,譬如旅途的见闻,去认识这个世界;有向内的,譬如把当下的情绪和疑惑逐一拆解剖析,去认识那个自己。

    前者漫长琐碎,后者痛苦深切。

    这是第一次,打开文档,想要写贴在 blog 上的文字。

    起因是今天忽然被某一种碎裂感击中。简单讲,就是咔嚓一声,与世界的某一些关联忽然被断裂掉。

    很莫名,很无辜,更多是无奈。

    昨天听来一个笑话。有一个人心情低落,于是去看医生,他说他觉得压抑难过,觉得生活越来越沉重,他不知道该怎么办。医生就笑道,小丑今晚会在镇里演出,看完就会好。

    那个人听完就大哭说:可是我就是小丑。

    当人生成为一个笑话的时候,便很难笑出来。

    我常常不解的是,为什么那些真实的温暖,会忽然间说不算数就不算数了呢。

    没有人的离开会真正触动到另一人,除非那是你曾经深信的东西。

    这个世界,值得我们深信的,只有那么一点点不是吗。

     

    一路上,很多相遇,很多分别。

    有那么些人,会让我产生最真实的不舍。我会在一两天的时间里,丧失食欲,胸口钝重。

    但面对这样的必然,我可以很快恢复。

    是的,我在乎的人跟事越来越少,可是在乎的也越来越在乎。

    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,梦见一个在现实生活中我不爱但让我觉得很心疼的男生,梦里的情景是偶遇,但我们都有一种找到了彼此的感觉,于是我们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,并且很快的通告了家长。

    那天我是被这个梦吓醒的,并因为不敢回想梦境,迅速的爬起床。

    我很害怕自己在潜意识里是喜欢他的。这与清醒的我的情感,严重割裂。

    我一遍遍问自己,直到得出结论。

    我很心疼他,他的人生似乎与死亡以及直逼死亡的孤寂过于密切了。我非常非常希望,他能有一天,遇见真正相爱的人,让人生的底色得以重新涂抹。

    于是,我将这个希望安置到梦里,把自己变成那个与他相爱的人,给予他我认为完满而明朗的世界。

    后来,我将这个梦,视作偷窥到另一个平行空间的事情。

    我觉得这很美好。

    快乐是浅薄的,幸福则关乎期待和欲望,而美好,是惊叹式的不期而遇,平静又让人兴奋不已。

    我将那些猖狂的幻觉,安置到平行空间,只留下真实而盛大的欲念,任其生灭。

    我猜,有一天它们也会消失殆尽。

    所以,一切终有尽头。

    而我对未来,也不再受制于心底深深的恐惧。

    这是我出来这些日子,最大的收获。确切的讲,是我在小洛水这些日子的收获。

     

    这里没有时间,一下雨,整个泸沽湖迷雾漫延,连空间也似乎消失掉。

    我好像来到了世界的尽头,于是可以放心做梦。

    我做了很多很多梦,醒来就把他们一个个写出来,再花一天或是两天的时间,慢慢去拆解。

    藉由这些梦,我终于可以再度与自己对话,甚至可以逐渐深入到以前害怕面对的领域里去。

    因为可以更清晰的看到来时的路,于是也更清楚,要走的路必将终日迷雾萦绕,目之所及也许不过三两米,而脚下必是泥泞不堪甚至连路也算不上,也许在很长的一段路途里,仍然没有旅伴。

    可是,那有什么关系。

    我一直在迈着步向前走不是吗。而那些恐惧,让我们拥有越来越多的勇气迎头而上不是吗。也正是它雕琢出了现在的我们,并将给予我们真正值得拥有的未来,不是吗。